有钱就“任性”?荣毅仁的写字间、黄炎培的书房、杜月笙的房子都被人收了

“我不能再任性了。”在上海松江九亭“荟珍屋”一处由明清老木料拼搭的会客厅里,年过六旬的赵文龙将手中一个乾隆时期的青釉瓷小杯,轻轻放在一张由清代书桌改造成的茶几上,向后倚靠在民国沙发椅里,悠悠吐出这样一…